樂文小說網 www.znfbkg.live,最快更新鐵血殘明最新章節!

    蘇州城閶門外人流如織,一輛四輪小車破開人流,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前進,龐雨盤腿坐在車架上,前面的車夫光著膀子,他拖著兩根繩子牽引四輪小車,似乎也沒太費勁

    。

    這種四輪小車幾乎貼在地面上,說起來是在坐車,但往周圍望去,周圍行人都比他高,平視只能看到一片腿腳,龐雨感覺自己是被人牽著游街。

    旁邊走過一個頭上頂著塔的和尚,那塔足有半人高,從龐雨那盤腿坐姿的高度仰視過去,塔頂搖來晃去,隨時要迎頭砸下來。

    “停下停下!”龐雨忍受不了這種體驗,招呼兩聲后,那車夫立刻停了車,龐雨揉揉兩腿下了車,然后從地上站起,郭奉友立刻到了身邊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從閶門出城五里,沿途依舊房舍林立,行人不見絲毫減少。

    “二哥,這蘇州城到底有多大?”何仙崖坐的是一輛獨輪車,那車夫比四輪車便要辛苦一些,要靠肩膀承受一部分重量。龐雨已經在蘇州待了三日,幾乎把城中走了個遍,蘇州府城的總體格局是三橫四縱,城中水道交錯,將水運之利發揮得淋漓盡致,形成了以蘇州為中心的太湖經濟區域,

    是明代人口最密集的地區,所以蘇州遠遠不止蘇州城內,整個太湖地區密集的市鎮都是蘇州的延伸。今日龐雨出了城,才發現以商業而論,城外的繁華甚至超過了城內。就龐雨走的部分,出城六七里,依然是市鎮形態,如此龐大的城市群落,三日時間也只夠游歷一下主

    要街道。何仙崖跟著下了車,龐雨問了路,沿著一條河道往北行去。蘇州城內外溪河環繞,河上大小舟船往來,沿街各處草樹蔥蔥,比起桐城安慶這些小地方來,綠化反而更好,

    更多了一份水鄉的溫婉。

    路上女子大多身穿素色窄袖長裙,比之南京市井多了一份淡雅,還有一些新鮮樣式,連南京都未見過。

    何仙崖四處看過之后低聲道,“往日桐城那些女人整天說‘蘇樣’,但凡有蘇樣來,幾日就流行滿城,如今到了蘇州才知,桐城那蘇樣有些不倫不類。”

    龐雨笑道,“從古到今都是如此,不論好不好看,先得趕上潮流。”“不過若要論工巧,確實蘇州當屬第一,這兩日咱們看的湖絲、書本、叆叇、折扇這些東西,都是盡善盡美,比起蘇州的匠工,外地都略顯粗糙了,難怪桐城的女子每次都

    要問說是不是出自蘇州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咱們要去看這個,聽聞是蘇州城中有名巧匠,難得是還能寫書。”

    何仙崖有些擔心的道,“那他是讀書人,不知會不會冷落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他沒有功名。”龐雨得意的一笑,“連監生都不是,還沒資格冷落咱們。”

    何仙崖想想后附和道,“明日拿了旗牌,便是安慶守備了,一個手藝人豈敢冷落。”

    “拿了旗牌還只是暫時攝事,等到兵部的告身下來,我才是正式的安慶守備。”龐雨說到官職,不由自主的把手背在背后,把身形挺得更直一點。

    此時走到了河道拐彎處,一座小院剛好在凸出的位置,河水三面環繞,院中一棵大槐樹極為醒目,門上掛的燈籠寫著一個薄字。

    龐雨走到門前,那郭奉友已經搶先一步,拿起門環扣了幾下。

    院門很快打開,一名小廝出來客氣的道,“貴客何事?”

    “請問此處是否薄鈺先生府上?”

    小廝打量龐雨兩眼,“不知貴客從何來?”

    “在下是安慶軍中人,巡撫軍門的馬先生介紹過來的,聽聞薄先生在為張大人制造銅炮,特來向先生請教。”(注1)

    小廝臉色一緩,輕輕拉開門頁,帶頭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龐雨信步走入,與一般人家確實不同,園中堆滿木架,還有各種鋸子、錘子等工具。地上赫然擺著一門銅炮,就這么隨意的放在院落中。

    一個三十左右的男子正坐在院中,手中抓著一個叆叇,他抬頭看向龐雨,眼神迷茫了片刻,似乎還沒從思考中脫離出來。

    那小廝站在男子身邊低聲匯報,龐雨見老老實實的行禮道,“晚生安慶守備龐雨,見過薄先生。”

    薄鈺眨眨眼睛,似乎回過神來了,連忙站起來道,“原來是守備官,可是來問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來向先生請教的。”“先前張大人聽聞流寇入境安慶,立刻安排小人制作銅炮,說要以備安慶守城所用,小人趕制近月得成一門,聽聞流寇又退去了,巡撫衙門便再無下文,還以為張大人不要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龐雨客氣的笑道,“張都堂一方封疆,說過的話那便是算數的,制成的一定會要。當日是為安慶而制炮,便是在下所領人馬用炮,張都堂讓我先過來看一看。”“守備官往這邊來。”薄鈺有些激動,連手中的叆叇都沒放下,便領著龐雨到了那門大炮前,自豪的指著那門炮道,“龐守備你看此炮,炮身長六尺,用彈五斤,用藥三斤,

    在城外操炮一次,在三百五十步外留下炮坑兩處,若是擊中了人,必是四分五裂之下場。”龐雨一邊聽著一邊蹲下細細查看,此炮身管粗壯,炮耳用鐵箍固定在炮架上,炮架卻十分低矮,就像龐雨剛才坐的那個四輪車一般,這樣使得這門火炮與龐雨印象中的前

    裝火炮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“薄先生此炮甚為精良,但這炮架為何如此之低,若是要在官道行動,這輪子還沒車轍印深。”薄鈺自信的道,“此炮主要為守城所用,都在城墻之上移動,在下在蘇州城墻上去看了,都阻不住這輪子。而且此形制,也是按照泰西紅夷炮的炮架,遼東用得合適,定是

    錯不了的。身管盡為青銅所成,便有一大便宜,可用鑄造農具的鐵模制炮,不分四季,也不需費時晾干泥模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不知此炮重量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千斤有余。”

    龐雨看完心中有些底,他對這種前裝炮的知識都是電影上看來的,唯一能說得上的就是外形,至少炮架必須改進,否則基本談不上機動力。“薄先生這炮制得甚好,但所有東西最優先的一點是滿足需求。如今流寇退去,在下覺得制炮的用途應有些變化,首要便是重量和炮架,不但要輕便,還需要堅固,我需要它能在官道上每日行進五十里,至少持續十日以上,能用最多四匹馬拉動,兩匹馬最好,炮架和炮身能方便的拆卸,便于裝船卸船,炮身上要有用于吊裝的掛件,而且價

    格要便宜。”

    何仙崖幾人都驚訝的看著龐雨,他們沒想到龐雨能提出這么具體的要求,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鐵血殘明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柯山夢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柯山夢并收藏鐵血殘明最新章節

双色球500专家预测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