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www.znfbkg.live,最快更新秦樓春最新章節!

    吳少英第二天早上便踏上了返回秦莊的路程。他不會在秦氏族中待很久,就會轉道運河,北返京城,繼續候官,重新開始他作為一名新進士的仕途人生。

    他學問足夠,人也聰明,雖然家世平平,卻有一位很有來頭的老師,一位份量不輕的同門師兄,還有兩個國舅府的支持。他的未來,注定是光明的。

    秦含真依依不舍得送別了表舅。臨行前,吳少英叮囑了她許多話,比秦平還要啰嗦三分,但也顯得更窩心些。秦含真聽得眼圈發紅,聽到后來,還要倒過來囑咐吳少英:“表舅也要多注意身體,千萬不要累著自己,也不要生病。您一個人生活,就得多保重才好。”

    吳少英微笑:“放心,我一個人生活了十年,你還怕我不懂得如何照顧自己么?”

    秦含真嘆了口氣,心情有些低落:“不知道您這一去,我什么時候才會再見到您?”

    吳少英目光微閃,笑道:“想念表舅的話,就給表舅寫信。李子不是會一直跟著你么?他知道該如何聯系我。”

    秦含真有些好奇地問他:“表舅您大概會被派到哪里去做官呀?是做縣令吧?希望是個好一點的地方,不至于讓你過得太辛苦。”

    吳少英還沒回答,秦柏就在一旁道:“總想著享樂,如何能認真做事?富縣固然能讓人過得舒適些,但窮縣才好出政績。我倒盼著你表舅能得一處可讓他施展才干的地方,哪怕辛苦上幾年,履歷表上也好看些,也是為百姓謀福了。他還那么年輕,不到而立之年就入仕途,這輩子總不能就停留在縣令之位上。”

    吳少英忙肅正了神色,鄭重應了一聲:“是,老師。”目光一閃,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秦柏嚴厲地掃視他一眼。這個學生他教的時間不算長,卻沒少讓他操心。考中了進士卻不想著去候官出仕,簡直不象話!難道他苦讀這些年,就只是為了混個進士身份而已?!既然有才干,就該施展出來,為朝廷百姓做事!如今他能清醒過來,還不算晚,但愿他以后不要再出什么夭蛾子了。

    秦含真見表舅被祖父訓,忙給梓哥兒使了小眼色。梓哥兒近日跟她混得多了,也機靈了不少,知機地跑過來拉著吳少英的手說:“吳表舅,我會想你的,我也想給你寫信。”

    吳少英微笑著摸了摸他的頭:“好孩子,表舅也舍不得你。以后你要記得表舅教過你的東西,好生跟著你祖父讀書,將來進了族學,也要好好聽先生們的話,與同窗的叔侄、兄弟們和睦相處。”他只含糊帶過一句,在場的人大都以為他所說的自己教過梓哥兒的東西,是讓后者用心讀書上進。只有秦含真心中有數,他指的是讓梓哥兒記清楚自家真正的仇人是趙碤,對血親長輩和秦含真這個堂姐不能懷有怨恨,還要傾盡全力孝敬長輩,友愛姐姐,為生母所犯下的罪孽贖罪。

    梓哥兒被他教得乖巧,連連點頭應是。

    周祥年過來小聲提醒:“天色不早了。”秦柏點頭,再次看向學生,長長嘆了口氣:“你往后好自為之,別仗著小聰明就做些出格的事,辜負了為師的一番教導。”

    吳少英笑了:“老師放心,學生才不會做那等蠢事。”他家有余財,又不缺后臺人脈,今后的前途一片光明,怎會是那自斷前程的愚人?況且……他對自己將要去的地方也早就心里有數了,出不了什么差錯。

    吳少英就這樣離開了。不久之后,秦莊上傳來消息,說他順利尋到了一艘北上京城的官船,給了些銀子得到了幾間艙房,已經帶著仆從出發返京了。那官船的主人知道他是永嘉侯門生,又有黃晉成的請托,待他十分客氣周到。

    秦柏這邊放下了心,秦含真的心情稍低落了一日,便又重新振作起來。在這個交通不便的古代,親友之間總是難免會有這樣的分離,她應該早早適應過來的。反正又不是不能再見了,有秦柏在,吳少英總會有回京的時候,況且還可以通書信呢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梓哥兒比她還要更沮喪些。又有一位親切關懷他的長輩離開了,他不免要無精打采一番。幸好秦柏終于想好了他的大名,叫秦謙,也是想讓他從此擺脫原本身世帶來的麻煩的意思。他的心情總算高興了起來。

    又過了兩日,被派回秦莊給四房老太爺送壽禮的家人回歸,帶來了小伙伴彰哥兒,梓哥兒才終于精神起來了。兩個孩子天天在別業里亂竄,上山穿林,下湖戲水,看得牛氏心驚膽戰的,緊張地叫人盯緊了孩子,不能離開梓哥兒超過三尺遠,就怕兩個孩子有什么意外。
<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秦樓春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Loeva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Loeva并收藏秦樓春最新章節

双色球500专家预测推荐